Lilli

Bibo no Aozora 片段1

我也很想,很想走出这片黑暗啊。
尹淮颓然地想着。
到底重生的方法从来只有自救而已。
可是她自己站起来太多次 太多次了 ,
就像她左膝的软骨一样 能站起来的意志力都磨损了。
她觉得自己这一年,时时都立在悬崖边,只需要谁临门一脚,她就可以掉进深渊万劫不复了。
可人世间从来没有不劳而获,连死亡也一样。
活着才是最艰难。
21岁的尹淮,在暴食症和抑郁症里挣扎着。
她有时候会想念葵涌高中的晚上,磨花的小窗上透过港口橘黄色的灯光。马山芋在耳机里唱着:
oh I saw sparks,
yeah I saw sparks.
那些逃离现实的远方 乘着这些光就能到吧
角落的黑暗里那个偷偷啜泣的姑娘,照着这星星点点的光能学会微笑吗?
那时还是对未来满怀希冀的自己,不知何时就被现实挫得遍体鳞伤。一次次委屈求全,高傲的头颅需要在真实的无能前底下。欠考虑的努力造成了得不偿失的后果。
好久,好久,没有真正快乐过了。
尹淮下意识地抠着手上的倒刺,两手的拇指都溃烂得早失去了知觉。
她终于知道年岁的伤疤,并不是会随着时间就会好。
新伤逐年累月地添,旧伤却像个开关一样,一碰就让每个细胞都回到往日的疼痛里去。
别服输啊,命运就是个跟你做对的坏人,别向他屈服啊。
尹淮使劲梗了梗脖子,
她明白自己一生注定做一个斗士,因为无法与自己和解,因为无法向命运这家伙低头,因为体内的狼总要与人厮杀。她只能活下去并撑下去,且继续狠下去,把伤疤当成荣耀,把泪水吞进肚里,哪怕牵起嘴角时满是痛意,那时的她才是真实地快乐着的。

Wish the warm snow heal your pains.

这个味道好喝到飞起来

沙县😭家的味道

今天是日式煎茶和蜂蜜柚子~🍵 lofter是个自由的好地方呢

有时候真的很想说 “对不起 我撑不下去了” 然后删除一切 掉头走掉呀

人真是可怕的生物。